主页 > 周笔畅 >

提到周笔畅就是“柯南”,未免刻板印象太过

/2019-02-09 20:02

  这一期《吐槽大会》请来的多是歌手,但有意思的是,不少槽点都集中在这些歌手出道时期的印象上。

  吉克隽逸,出道经历这一代观众都很熟悉——第一季“好声音”刘欢组冠军。而全场对她的吐槽,大都离不开两个词,“黑”、“刘欢”。

  吐槽她“黑”的:

  Rock:“吉克隽逸,当年《好声音》横空出世,独特的气质,让所有人眼前一黑。”

  呼兰:“我们这刚送给了王菊,又来了吉克隽逸,这节目是真招黑。”

  提及“刘欢”的:

  周笔畅:“吉克隽逸虽然生活上跟人很自来熟,但是其实她做音乐是很有性格的,从来都不讨好观众,也不讨好市场,只讨好刘欢。”

  霍尊,出道比吉克隽逸稍微晚一些,是“好歌曲”中刘欢的弟子,第一季冠军。提到他,则多半离不开“古风”、“仙气”。

  围绕“古风”来吐槽的观点有:

  建国:霍尊,一个治愈系古风男子,治愈系古风男子,你听这词,感觉跟他并列的还有华佗、扁鹊、李时珍。

  围绕“仙气”这一点展开说的:

  周笔畅:霍尊这个人特别有仙气,你要是不去查,你都不知道他是火风老师的儿子,对,还以为他是太上老君的儿子。我看霍尊唱过很多次的《卷珠帘》,就没有一次看到过他的脚,全是干冰。

  说到周笔畅,比较让我感慨的是,至今提到她的外型,还围绕着“柯南”和“超女”不放:

  王建国对此是这样说的:

  建国:“周笔畅当年那个形象真的就是非常的经典,让大家印象深刻,大家还记得吧?穿个小西服、运动鞋、个头也不高,戴个大眼镜。感觉她最火的歌不应该是《笔记》,应该是《名侦探柯南》,对不对?你想往舞台上一站,一扶眼镜:亚军只有一个。”

  和周笔畅同为选秀出身的吉克隽逸也毫不留情:

  吉克隽逸:“只有笔笔最真实,不化妆,戴黑框眼镜,眉毛都不化。百花丛中,我一看,一小男孩。我纳闷我说,名侦探柯南啊?”

  既然这一期的主咖是周笔畅,不妨从她的角度审视与讨论其中涉及的两个问题——一是歌手形象管理问题,二是歌手路线转型问题。

  歌手形象管理问题——视觉形象对流行歌手来说,重要吗?

  当然重要。

  只不过很多人看到“歌手形象问题”,脑中浮现出的是“偶像派”与“实力派”的对垒,认为歌手的“视觉形象打造”就是卖脸,是走捷径。

  实则不然。歌手的“形象”,其实关于其对音乐相关文化的传达。

  首先,流行音乐本身是流行文化中的一个分支,每个文化都像一个小种族小亚群一样,有自己形成的一套文化表述形式。

  比如,嘻哈音乐源自黑人贫民的街头,和帮派文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在表达、演绎嘻哈音乐时,自有其一套视觉表意体系,例如我们熟悉的纹身、涂鸦、宽松服饰等等,与音乐相互配合,传递出其文化的内涵。

  从这个角度横到时间线索上,还能看到流行文化的不断继承、发展与融合,比如从蓝调到摇滚的发展背后的黑白人文化融合等。这是讨论流行音乐时必须的背景知识。这也是为什么说“乐评”是一件学无止境的事——缺少对每种文化相应的历史背景、想要探讨的冲突的了解,很难深入理解音乐想要表达的意涵,只能在表面去分析一些贫瘠的技术指标。

  因此,作为歌手,作为流行文化的载体之一,即便歌手本人无意识,但也必然经受了其所处、所受影响的文化圈的洗礼。当歌手形成了一定的音乐风格后,为了让TA的音乐表达得更加充分、准确,必要的视觉信息配合,往往能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  比如张蔷,她标志性的爆炸头,是典型的80年代Disco文化的元素,与她的Disco舞曲风格一脉相承。看到她的形象,基本你就能联想到华丽旖旎的动次打次扑面而来,二者互相加成,所谓文化沉浸式体验。

  周笔畅的形象就比较有意思了。可以说她成名的年代,她成名的节目,对歌手的形象,还没有太清晰的认知,更多是顺着她个人意愿来。

  周笔畅在超女比赛时的路线是实力浑厚嗓音+陶喆一系R&B路线,因此当时节目组给她打造的形象相对而言比较质朴、中性,突出歌手本色实力、不花哨包装的同时,又以中性柯南风加深记忆点。

  她在出道后,经历了一系列的转型,音乐的转型也配合着造型上的变化。最为轰动的是2010年的《i,鱼,光,镜》,当时的她穿起了黑色纱裙,留了长发,摘了眼镜,与之前的柯南形象说是截然相反也不过分。当时的音乐,有着与陈珊妮深入合作的高冷迷幻流行风格,因此在视觉上才加入了混合古典宫廷感的女性化元素,与音乐是相衬的。

  但即便是用心至此,时至今日,依然摆脱不了刻板印象——那些不太关注她的人,依然将记忆定格在她出道那一年的“眼镜柯南”形象,即便这十年来,她已经换过无数风格与造型。

  于是接下来就是我们要讨论的第二个话题:

  歌手路线转型问题——要如何摆脱初出道时的刻板印象?

 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——大众一般只记得歌手出道的造型。

 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——如果说拥有一首hit代表作很难的话,拥有第二首hit代表作的难度比前者要难上十倍不止。

  我们发现,这期《吐槽大会》的几位歌手,虽然有很多新歌,但大众认知依然基本停在了一首代表作上——霍尊是《卷珠帘》,吉克隽逸是“阿姐噜”(还不是原创)。

  这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观察就很有意思了。为什么大众只记得某位歌手的第一个造型/第一首代表作——因为TA迟迟没有第二首代表作来扭转第一首代表作的印象。

  扭转大众印象、完成转型是个相当大的困局,又是流行歌手必经的宿命——不转型代表失去新鲜感、市场被蚕食。转型……基本就是歌手的渡劫,成功的有几个?

  经典案例如Lady Gaga,出道时期是廉价Pop+夸张着装(其实是行为艺术)代表,于是种下了娱乐化的印象。《Artpop》显示了她在艺术与流行结合上的野心。她希望持续在更加艺术化的道路上迈进,就需要一个获得广泛认可的“新代表作”让大众将她的形象与严肃艺术相关联。

  转折点是她在奥斯卡上的“音乐之声”串烧表演。与过去大相径庭的白纱裙形象,与纯属的类美声音乐剧唱腔,使她更为感性、严肃艺术化、回归本源的形象获得了大众认知。

  现在提到Lady Gaga,浮现的再也不是那个张牙舞爪摇撼世界的pop star,而是谦恭有礼、身着晚礼服高贵大方的女明星。她成功了,粉丝们依然爱她,尽管常常会想念那个过去的mother monster。

  从这个案例中,我们也不难发现,歌手形象上的扭转与更新,需要倚靠的是一个与TA之前的形象在知名度上几乎可以匹敌的新代表作。

  其实周笔畅已经算是成功了。除了超女比赛时期的影像,与出道时的单曲《笔记》之外,十多年的转型,加上现在被X音捧到街知巷闻的《最美的期待》,她的新形象已经获得了相对普及的认知。

  但反观吉克隽逸、霍尊,不知要多久才能洗脱“刘欢弟子”、“古风”这样的单一印象。这些标签为他们带来了初期的辨识度,却也变相阻碍了他们走向更深层次认可的道路。

  他们其实已然是幸运的。毕竟节目组当时为他们打造的形象,与他们之后的从艺道路还是基本吻合的。吉克隽逸的民族+欧美风格,霍尊的仙气古风,在节目中已有雏形。

  比较不幸的是那些被强拗人设的歌手。选秀节目为了节目好看,经常会为选手打造故事、进行再包装,无视个体意愿。因此常常会出现某人在节目A中是害羞才女,在节目B中是摇滚酷妹的情况。一旦被网友发现,挨骂的并不是节目。挨骂的反而是选手本人——“表里不一”,“虚伪”,“欺诈”,不一而足。不少人艺术道路就这么断送了,成了节目的牺牲品。

  以上是我对本期《吐槽大会》内容的一些吐槽。

  《吐槽大会》说是“解构”、“不严肃”,其实从吐槽里也折射出了行业的各个侧面里藏着的问题。它像一面镜子,从不同角度看待、不同路径去思考,或许也能碰撞出一些比话语本身更深层的东西。

  语言类节目,总是超越语言才算成功。

提到周笔畅就是“柯南”,未免刻板印象太过